书法练字

关于书法练字的内容

启功 :这是我摸索的土办法,比王羲之、颜真卿还管用!

启功不止一次地公开说,他最受益的书法练习方法不是求人指导,主要靠他自己摸索的土办法,他说他的方法比向王羲之、颜真卿请教还管用!


不信我们就来看看启功老先生自己是怎么讲的吧——


《论语》有句话:“就有道而正焉。”就是说,找到一个有道之士给自己指正,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也是求学人应该做的事情。可是学写字呀,我可是碰了许多的钉子。



我也想求,人家因为岁数比我大,名气也很大,我总是毕恭毕敬地请人指教,请教人家我应该学什么帖、怎么学等问题,而得到的答案总是不同的。


有人爱写篆书,他就说,你要学写字,你必须好好地先学篆书。又碰上一个写隶书的,又告诉你隶书应该怎么怎么写。还有人专讲究执笔的,说你的手长得都不合适,这手必须怎么怎么拿笔。


还有说你这腕子悬不起来。怎么办呢?拿手摸摸我的腕子,究竟离开桌子没有,悬肘多高,诸如此类,真是什么样情况都有。我很难一一照办。



比如,我请教过五个人,这五个人的结论并不一样。有的说你应该先往东再往西,有的说你先往北后往南。我写了字请人指教时,有说你这一笔应该粗一点,那一笔应该细一点儿,那一笔应该长一点,那一笔应该短一点儿。我赶紧就记呀,用脑子记。


还有的人呢,说了许多虚无缥缈的话,比如说你的字得其形,没得其神。哎呀,怎么才能得神呢?这样说得我就十分迷茫了。



由于得到的指教全不一样,我也没办法了。但听多了有一个好处,就是悟到:名家们也没有共同的标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爱好,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惯。他们都是以各自的习惯来指导我,并且说得非常玄妙。所以我就更迷糊了。


后来,我摸索出一个办法:把我写的字贴在墙上。比如今天写十张字,挑出其中一两张自己满意的,把它贴在墙上。过些天再瞧,哎呀,就很惭愧了。我这笔写得非常难看,不得劲儿。这笔往下一点、粗一点或者细一点,可能会更好。我就拿笔在墙上把这字描粗了或改细了,这样子自己就明白了。


后来,我就一篇一篇地看,这一篇假定有十个字,我觉得不好,这里头可取的只有一两个,,我就把这一篇里我认为满意的那一两个字剪下来贴墙上。过几天,就偷偷地把这两字撤下来了。再过些天,有满意的又贴上。然后再过些天,又偷偷地撤下来……这个办法比问谁都强。假定王羲之复活了,颜真卿也没死,我比问他们还强呢。



那怎么讲呢? 他们按照他们的标准要求我,不如我按照我的眼光来看——我满意或者我不满意。从前有这么两句话:“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做文章是千古的事情,有得有失,别人不知道,我自己心里明白。那我套用这两句话,写字也是千古事,好坏自家知。这个东西呀,你问人家是没有用的,求人不如求己。


临帖也是一样,我临完这个帖,我写的这个字是临帖出来的,我就把我临的这本帖跟墙上我写的那个字对着看,可以看出来许许多多的毛病。那么,我再按照在墙上改正字的毛病的经验,哪儿好哪儿坏,重新写一遍。这个时候,我所得到的收获,比多少老师的指导所得到的益处都多。这个事情是我自己得到的一个经验,我也很有把握,经过实践检验,是有益处的、有效果的。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479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