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练字

关于书法练字的内容

搞懂“字法”五条,顺手、顺眼、顺心

字体如人品亦同,整齐对称且均衡。右伸左缩风神美,外放中收趣味浓。点画呼应情切切,穿插避就暖融融。下松上紧黄金律,心正书精一脉承。字法之理可从一个字的上与下、左与右、内与外、笔画与笔画之间、整个形体五个方面来探讨。


01/

上紧下松,建筑透视之理


体现了一种崇高之美。上紧下松,这是一个结字原则,诸如“高”、“ 青”、“集”等,都要上部写得紧,下部写得松,再如“三” 字,三横的长短不一,上短下长,疏密不一,要上密下疏。


王羲之《黄庭经》


颜真卿《多宝塔》


这种上紧下松的原则,是借鉴于中国古建筑宝塔的一种形式美,显示出一种重心平稳之美感;二是从透视角度上讲,上紧下松显示出一种高大雄壮之美,犹如你站在一栋十层以上的楼房之前,仰望其楼,就是上紧下松的感觉,给人一种崇高之美感。


02/

左敛右伸,欹侧之理


显示一种动态之美。左右对称是求得平衡最简单的方法,但是过于对称即会处于单调、呆板,所以,字不可写得过于对称。犹如人照相一样,正面像呆板,不好看,没什么美感可言,故一般都喜欢照侧面象。法国雕塑家罗丹说过:“造型要表现出运动,才有生命。”同理,写字要写成一种欹侧式,以显示出一种动态,才生动、有生命。


钟繇《力命表》

欧阳询《九成宫》


为什么又要左敛右伸的侧面呢?因为人们看东西,总有一种自左而右依次扫视的习性。字,左敛右伸,即是向左的侧式,这就使得与观赏人的视力正面相迎的局面。要知道,没有以背面迎客的不礼之仪。诸如“来”、“ 求”、 “表” 等,写得左敛右伸欹侧式,显示一种动态之美。


03/

内聚外展,平衡对称之理


显示出一种放射之美。古人云:“中宫收敛,外画伸展”、“ 八面拱心”。当今许多人练字就采用了“米字格”、“ 九宫格”、“ 回宫格”, 也说明字的中心和外围点画分布是不等的,这种“中聚外展” 是汉字结构的一种倾向。这种倾向显示出一种平衡对称之理,一种放射之美。


王羲之《乐毅论》

钟繇《荐季直表》


对称、平衡是人们视觉对美的一种追求。视觉研究表明:人的大脑视皮层区,相当于一个物理力场,其中所包含的力的分布,总是趋向一种最规则、最对称、最简化的结构,由此达到视觉平衡。汉字这种内聚外展的结构,正符合人的视觉平衡要求,且又有一种放射性之美。诸如“米”、“ 大”、“ 江” 等,有的笔画由字心向外发射,有的笔画又由外向字心聚合,这种双向运动,显示出一种放射性之美,犹如人的眼睛一样,炯炯有神,光华四射。


04/

点画呼应,笔顺之理


表现出一种情感之美。先写哪一笔,后写哪一画,则为“笔顺”。笔顺是人们根据生理条件,根据字的笔画、字的结构等,通过长时期实践而总结出来的一种程序,这种程序是约定俗成的,也可说是随写的时序而产生的。如果你要问个究竟,那你就从下往上、从右到左去写字,看是否顺手。写字,只能是先上后下、先左后右、先外后内。笔顺笔顺,以“顺” 为要诀。写起来顺手、顺畅,看起来顺眼、顺心。


赵孟頫《秋兴赋》

欧阳询《千字文》


为什么看起来“顺眼”?因为“笔顺”就造成了一种“笔势”, 如写“美”、“ 人”、“ 心” 等,从第一笔到第二笔,从第二笔到第三笔,一笔接一笔,其中就有一种“笔势”, 这种“笔势” 就有一种“你呼我应” 的情感。如你叫我不应,要么就是耳聋,要么就是无情。所以说,点画呼应,有一种情感之美。


05/

方块字形,黄金分割之理


显示出一种形体之美。中国汉字是方块字,然正方形是被称作“最客观的基础平面”。如果汉字都写成真正的正方形,就会显得呆板,无美感可言。在汉字当中,真正的正方形是很少很少的。


《毛公鼎》局部


据统计,如“口”、“回”、“ 田”这样的正方形字只有四十来个。绝大多数的字,即70%以上的字形为长方形。而黄金分割比例的长方形是最美的形状,即宽: 长=0.618。有人作过统计,《毛公鼎》大篆,75%为黄金形。《泰山刻石》小篆,67%为黄金形。《兰亭序》有73%的字为黄金形。《乙英碑》这种隶书都有60%的黄金分割形。


为何黄金分割形最美呢?究其原因:


a、是人的审美经验所启示。0.618是个奇妙的数字,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称为美的比例。人们研究证明,宇宙万物,凡是符合黄金分割律的总是最美的。所以,生活中的许多日用品,总是把它设计为黄金形,如纸张、书本、钞票、电脑屏幕、电视屏幕、手机、许多家器具等等。


b、是人的性灵所致。人体本身许多地方的比例就是这种黄金分割比例,人的喉头、肚脐、膝盖、肘关节就是黄金律四个分割点。人体,凡是符合这种比例的是最美的体形。因此,我们写字不论是欧、颜、柳、赵楷书,还是行、草、篆等都将其写成黄金比的长方形,是最美的。


王羲之《兰亭序》局部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128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