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自的同学!

中国四大名砚之首——端砚

笔墨纸砚 2019-05-31 46 0 笔墨纸砚


端砚为中国四大名砚之首,因其良好的发墨特性,为历代文人墨客称颂不已。不过,如今端砚的实用价值却鲜有人提及,原因很简单,用砚的人越来越少。当端砚成为一种艺术品和收藏品,人们自然将关注的焦点转移到丰富的石品花纹与细腻的雕工上了。


端砚

肇庆,砚都,来到这里所思所想自然都与砚有关,就连眼前被晨风吹皱的湖水和耸立的七星岩,不由想起一方传世名砚:如今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苏轼 “从星砚”。在这方砚上,砚池中有一颗石眼凸起如月,其下刻几笔简单的流云相衬。砚背则有高高低低六十多个石柱,柱顶均有石眼,翻过来看,如众星撒落。砚侧刻有苏轼铭文:“月之从星,时则风雨。汪洋翰墨,将此是似。黑云浮空,漫不见天。风起云移,星月凛然。”


《尚书·洪范》中说:“月之从星,则以风雨。”是说月亮运行到某个星宿位置,就会发生或风或雨等气象,苏轼用这个典故作喻,将装满墨汁的墨池比作被黑云遮蔽的天空,而用完墨汁之后,就像风起云移,星星和月亮又清晰地显露了出来。苏轼想象中的星月,就是端砚所特有的石眼,一种带有多重彩色晕圈的花纹。


宋代,端砚从单纯的文房用具,演变为实用性与观赏性俱佳的艺术珍品。


端石多为紫色,有“紫玉”之谓,本就温润如玉,颇有可观。上面偶尔出现的多姿多彩的石品花纹,更令想象力充沛的文人骚客为之心旌摇曳,浮想联翩。


诸如一种白中略带青黄的花纹,舒展如芭蕉嫩叶的,就被称作“蕉叶白”,松如晴云团絮的,就唤作“浮云冻”或“鱼脑冻”;如果色泽临近黎明前的天空,深蓝微带苍灰,则叫“天青”,是一种难得一见的石纹,如果“天青”之上再缀“浮云冻”则更为稀有。这些美得像诗的石纹名称,也只有在文人日复一日的观摩品玩之后,才能从他们的脑海中跃然而出。


端砚

而对于砚师来说,要将这些珍稀石纹恰如其分地表现出来,也需要一天天对着一方方未经雕琢的砚璞“相看两不厌”。他说:“石头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砚师老程出生于肇庆市黄岗镇白石村的一个端砚世家,从十三岁学习制砚开始,无一日离开过端石与刻刀。同所有优秀的砚师一样,老程也讲求因材施艺,什么样的石纹,就设计什么样的图案。


在想出最合宜的图案前,轻易不动刀,有的石头甚至可以搁上四五年,直至灵感来袭。


老程说,日本人比砚,会将砚石放入木盆,取水刚刚没过砚堂,清晨或是傍晚,置于日光斜照之下,而后石品花纹才能一一清晰呈现。我们在老程的端砚行里看砚,虽不似日本人那般繁琐,但也会用湿布擦拭,如此得到的花纹,果然更为鲜艳润泽,毫末毕现。


端砚

制砚的端石“生于泉中”,在水中的样貌原本就更为接近其天然的状态。肇庆古称端州,西江流经端州的一段,在古代称为“端溪”。正是这条千年奔流不息的河流,孕育了光滑润泽的端石。然而,并非采自河流沿岸的石头都可以用来制作端砚,只有若干条深埋地底的石脉才是形成砚石的宝矿。一代又一代的砚工沿着石脉深挖,形成了一个个秘密幽深的坑洞,其中石质最为优良的,坐落于羚羊峡南岸的斧柯山,也就是砚师与收藏家们心心念念的三大名坑:老坑、坑仔岩和麻子坑。


羚羊峡在肇庆市区以东十公里处,苏轼从贬谪地岭南惠州再贬海南儋州,船过羚羊峡,目睹了当时采掘砚石的艰难情景,心有所触,提笔写道:“千夫挽绠,百夫运斤。篝火下缒,以出斯珍。”(《端砚铭》)为了得到这种珍贵的石头,需成千人挽着桶绳汲水,上百人挥动斧凿,举着火把在深坑中辛勤劳作。


坑仔岩在距离老坑约两百多米的半山之上,与老坑同属一条石脉。在坑口下方,散落了一二百米长的碎石,这是积年累月从洞中掘出的破损石块。老坑旁边,一条溪流汩汩流淌。沿着这条小溪,逆流而上,往深处走,就可见到麻子坑,它因被清代一位姓陈的麻子所发现而得名。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的人开始冒着生命危险下坑采石?如今已经没有人能够说清。有证据可以确定的是,至晚在唐代初期,端砚就已经被文人所青睐。清计楠《石隐砚谈》里说:“东坡云,端溪石,始出于唐武德之世。”最早,人们并不特别看重砚石上的花纹与雕刻,唐代的端砚只是简单的“箕形砚”,甚至到了宋代,虽然端砚的欣赏性已经受到了重视,但实用性才是摆在第一位。就连“石痴”米芾也颇为清醒地说:“器以用为工……石理发墨为上,色次之,形制工拙又其次。”


文人墨客不喜砚石发墨快,太快说明砚石粗涩,所出墨质往往粗糙。端砚发墨不快不慢,墨质细腻匀净,如油一般。又因端石常年受泉水浸养,石质清凉润泽,可以夏日不涸,冬日不冰。


从宋代开始,直至清代,历代文人无不在自己的诗文中称颂端砚优良的发墨特性。不过,到了当代,端砚的实用价值却鲜有人提及,原因很简单,用砚的人越来越少,而且自封坑以来,端砚的价值扶摇直上,尤其是老坑,一方砚要几十上百万元,又有谁舍得用它去润笔磨墨?当端砚成为一种艺术品和收藏品,人们自然将关注的焦点转移到丰富的石品花纹与细腻的雕工上了。


在离开肇庆之前,我们还去拜访了程振良的叔父,年高德劭的砚师程文先生,他是白石村受人尊敬的长者,制砚已经超过半个世纪。老先生前年生了场大病,如今夹烟的手还会不由自主地抖动,不过,他依然放不下刻刀,每天仍要刻上一两个小时。在他看来,无论老坑新坑,有无石品花纹,只要落到手中,就是一块好石头,“随石赋形”是这个行当的一个基本原则,将一块寻常不过的石头雕出灵气、刻出“砚味”才是本事。当程文手握刻刀的时候,就像一个孩童专注于手中的玩具,原先颤抖的右手也变得笃定而稳当,在坚硬的砚石上走刀,悠游自在,有如闲庭信步。一块砚璞在他的手中,墨堂砚池渐渐成型,海水江崖、神龟玄鸟渐渐生动,等到石屑吹散,鼻下仿佛已经添了股墨的幽香。


端砚

为了保护不可再生的珍稀砚石,斧柯山已被肇庆市政府封坑多年。图为位于山脚的老坑,如今已经成为一潭碧波,水底一道铁门封住坑口,几尾游鱼暗示着恬静日久的岁月。以前在老坑开采砚石,要等枯水期,还要用木桶不停地搬运出洞中积水,坑口往下有两百多米,采石之难可想而知。因为老坑里的砚石常年泡在水中,所以格外细腻娇嫩,质地最为优良。


了解15练字网

15练字网提供练字视频可以让中小学生包括成年人快速掌握学习写字的技巧、本站分享各种练字模板,同学可以直接下载打印使用,想要学习练字的可以点击加入我们社区的交流群!

相关合作联系方式:客服QQ 2488664552

cache
Processed in 0.002609 Seco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26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