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自的同学! 登陆 | 注册

轶事典故

褚遂良(596年—658年或659年),字登善,杭州钱塘(今浙江杭州市)人 ,祖籍阳翟(今河南禹州),唐朝政治家、书法家。隋大业末年,随父居陇右。薛举起事后任通事舍人,后又随父入秦王府任铠曹参军。


褚遂良博学多才,精通文史。隋末时追随薛举,为通事舍人。归顺唐朝后,历任谏议大夫、黄门侍郎、中书令,执掌朝政大权。贞观二十三年(649年),与长孙无忌同受太宗遗诏辅政,升尚书右仆射,封河南郡公。后出为同州刺史。永徽三年(652年)召回,任吏部尚书,监修国史,旋为尚书右仆射,知政事。因坚决反对立武则天为后,被贬为潭州(今长沙)都督。武后掌权后,迁桂州(今桂林)都督,再贬爱州(今越南清化)刺史,卒于任上。天宝六载(747年),配享高宗庙庭。谥号“文忠”。


褚遂良工于书法,初学虞世南,后取法王羲之,与欧阳询、虞世南、薛稷并称“初唐四大家”,传世墨迹有《孟法师碑》《雁塔圣教序》等。


轶事典故

释起居注


贞观年间,褚遂良负责起居注。有一次唐太宗闻道:“爱卿负责起居注,记的是都是什么事,人君可以查看吗?”褚遂良回答说:“现在的起居注,就是古代的左右史,记的是人君的一言一行,而且记下善恶,作为约束警戒,这样人主差不多就不会胡作非为了。臣还没听说过有哪位帝王亲自查看史官的记录。”太宗说:“朕有不善,爱卿也必须记下来吗?”褚遂良说:“坚守君臣之道还不如坚守职责,臣的职责就是记录,所以人君的举动必须寂下来。”刘洎也说:“即使褚遂良不记录,天下之人都会记着。”  


陷害刘洎

褚遂良与刘洎素不相能。唐太宗远征高句丽回来后得病,刘洎担心,褚遂良却反而诬陷说刘洎打算行伊尹、霍光之举,太宗闻之震怒,刘洎请马周作证,褚遂良却说马周包庇隐讳,太宗听信褚遂良谗言,将刘洎赐死。后来褚遂良被贬,世人认为这是他陷害刘洎的报应。    


遂良还笏


在高宗李治册封武则天为皇后之前,大臣们有很多是坚决反对的,褚遂良就是其中之一,并打算带头劝谏。有人说长孙无忌应该先去进谏,褚遂良说:“长孙太尉是国舅,如果事情不顺利,就会让皇上背上一个向舅舅发怒的名声,这不好!”还有人说应该李勣劝谏,褚遂良说:“李司空是国家的重臣,一旦事情难办,就会让皇上背上一个治罪大臣的坏名声,这样就不好了。我只不过受太宗宠遇,这才有了今天,况且今天正是我报答太宗的恩情之时,如果我不去,何以面对先帝的在天之灵啊!”于是褚遂良入宫进谏,极力反对废黜王皇后,其后又主张即便立后,也要立贵族之女,不可立曾服侍过太宗的武则天。他把手中的笏板放在殿阶,叩头流血,说:“还陛下此笏,丐归田里。”高宗觉得褚遂良在要挟他,大怒,命人将他拉出去,武则天则在帘幕后高呼:“何不扑杀此獠!”长孙无忌见状,急忙劝道:“遂良受顾命,有罪不加刑。”于是褚遂良被远贬外地。后人遂以“还笏”这一典故指坚持原则而不惜弃官。  


野史记载


《国史异纂》


相关百科

cache
Processed in 0.016665 Second.